www.7296.com
www.7296.com > www.7296.com >

且看:桃花潭水光潋艳

发布时间:2019-11-09   浏览次数:

  展品赏析 清代木刻 《桃花潭图》及其景不雅诗文考略 国度藏书楼古籍馆 鲍国强 明嘉靖四十二年 (1563)翟台纂修清咸丰七年(1857)翟金生泥活字印本《泾川水东翟氏谱》[1] 冠有木刻 《桃花潭图》一幅,画技娴熟,镌印精巧,画中景物风貌清幽,自唐而下,咏叹连缀,闻名遐 迩,寻访取唱和者不停。兹概说如下: 《桃花潭图》落款页 (即谱之第一叶反面)竖分三栏,中栏镌 “桃花潭图”,左栏上方镌 “增绘形 胜”四字,左栏下方镌 “泾川水东翟氏”(阳文)和“家住踏歌声里”(阳文)方印两枚。 此间一个图名,两枚闲章,点出了水东翟氏是泾川桃花潭畔的踏歌人家。 明嘉靖四十一年 (1562)三月,刑部陕西司清吏司员外郎钱德洪[2]撰《泾邑水东翟氏谱序》云: “泾之西南八十里,有村曰水东,翟氏居焉。沉峦邃谷,广陌澄潭,渺然如隔。汉以前无所闻。唐 李白尝访汪伦,有‘桃花潭水深千尺’之句。水东之名遂闻于全国。”[3] 同年同月,南京国子监祭酒潘晟[4]撰《泾川翟氏谱序》云:“盖翟氏宅泾之西南,气庞土厚,形 环势合,有麻川九里潭之,丹峰盘龙石之奇峻,而垒玉、彩虹等诸胜蜿蜒,翠黛川光现见。逛者谓 有武陵源之概。”[5] 读了以上文字,即知桃花潭沉峦邃谷,翠黛,若《桃花潭图》不敷秀美都有负这大好河山。 整幅 《桃花潭图》图框纵高 25.1 厘米,横宽 28.6 厘米,分切摆布两个半幅镌印,即印于谱之第 一叶和第二叶反面。图向大致上西下东。 版画上方 (桃花潭水西)签名景不雅自左至左为 “竹林禅院”、“白云庵”、“二水山房”、“酌月楼”、“吊 现台”、“彩虹冈”、“书板”和“垒玉”。 版画下方 (桃花潭水东)酒旗似林,随风摇摆,签名景不雅自左至左有 “浚清阁”和“踏歌古岸”。 桃花潭中木船有三: 其一正在画面左侧,此为桃花潭上逛,船上艄公下蹲,感化力撑篙状。其旁有 “龙潭渡”三字。 其二接近画面左侧,为桃花潭下逛,艄公头戴斗笠,握篙撑船,船头坐一乘客。其旁有 “东园渡” 三字。 其三正在画面左侧,停靠于潭水西岸,篙插船头,船篷半现于画外,不见艄公,氛围静谧。 图左下角镌有 “十七世孙一新写”,即绘画者为水东村人翟一新。 此《桃花潭图》起首是一幅古地图。 此图非常例尺,用抽象画法描画桃花潭山水及人文景不雅,并说明大部门景不雅名称,图向比力明白, 属于山水胜境地图。《[嘉庆]泾县志》卷首收录有十四幅地图,此中第十二幅即为 《桃花潭图》,即是明 证。[6] 《[嘉庆]泾县志》所收 《桃花潭图》未署绘者名氏,取此幅《桃花潭图》相较,图向及气概大体相 同,虽然线条比力繁复,但艺术水准逊之。所标识地名缺 “竹林禅院”、“白云庵”、“二水山房”、“书板” 和“浚清阁”,西岸山上则说明 “玉屏山”。此玉屏山即竹林禅院和白云庵所正在之山。 18 展品赏析 其实,《桃花潭图》还有第三幅。清乾隆元年 (1736)会元赵青藜[7]曾见过,并做有 《题翟二梓村 桃潭图》诗,云:“桃花潭水深千尺,潭上人争羡李白。于今潭水仍然深,无复昔时乘舟客。白也人中第 一流,兴酣摇岳凌沧洲。四海虽大只六逸,谁其似之来相投。长庚长庚一杯酒,千秋名何有?但使 锻得铁不顽,定吐龙光射斗牛。白也终究非酒人,有酒岂必汪公醇。酸咸味外尚能辨,解道深不及汪伦。” [8]赵氏所咏 《桃潭图》当非翟一新所绘者。 翟一新 《桃花潭图》也是一幅古代木刻版画。 我国版画到明后期进入昌盛期间。若按地区划分呈现了金陵版画、徽州版画、吴兴版画、武林版画 和建安版画等门户,大量的优良做品不竭出现。如徽州版画有明仇英画图、黄应光雕刻的 《列女传》等 做品。[9] 郑振铎正在 《版画史》序例中说:“故于陈 (老莲)、萧(尺木)纵笔挥写,深浅浓淡,刚欲壁立千寻, 柔如新毫触纸之处,胥能达诣逼真,大似墨本,不类刻木。” 郑先生的意义是说,明清版画之身手崇高高贵者,浓淡自若,刚柔随心,反而不像木刻,却是取绘本差 不多 ! 以此来看 《桃花潭图》: 画面中寥寥数笔,只见群山崎岖,宅屋绰约,绿树葱郁,白云高淡…… 潭水之上,几丝若现若现波纹,三叶扁舟,两动一静,似乎让人听见溪水潺潺,轻风习习,逛鱼或 悠然,或倏忽…… 细不雅之,绘者笔法恬淡,笔触粗放,多用挑笔取撇锋,连笔处顺形走笔,心随便动,几经圆转跌荡放诞, 方知本来如斯,即见意象万千。 统不雅全局构图,宽可跃马,紧难插针,疏密有致,上方留白甚广,却不失平衡,知白云深处即, 颇满意到笔不到之精髓。 再细察雕刻刀法,一啄一挖,一冲一削,无不精工细做,敷衍了事,无不合适绘者笔意,镌出图绘 神韵,以至少处批改原绘画笔毛锋粗疏之处,锦上添花。 整个画面,口角分明,深浅两清,毫不牵丝攀藤,可见此版画正在绘、刻、纸、墨、印五个方面均臻 化境,深得徽州版画前辈之实传,但又不锐意逃求 “繁密工细”和“穷精极丽”的保守境地,笔法曲抒 胸臆,趋于豪宕,通过粗旷的笔锋和空灵的构图表现桃花潭千古清幽的意境,力图用天然木纹和虚赤手 法来表示绘画者灵动、散淡和高古的笔意,亦属徽州版画之佼佼者。 略觉可惜之处是版画的雕刻者眼下无从覆按。 《桃花潭图》中所涉 “竹林禅院”、“白云庵”、“二水山房”、“酌月楼”、“吊现台”、“彩虹冈”、“书 板”、“垒玉”、“浚清阁”和“踏歌古岸”诸景不雅,大都文献有征,沿革有自。 1.桃花潭 桃花潭位于泾县桃花潭镇 (原陈村镇)境内,实是流经桃花潭镇境内的一段青弋江,距县城 34 公里, 南临黄山、西接九华山,取上逛承平湖紧紧相连。古代青弋江上逛,南自麻川,北至桃花渡,路过九里 潭、罗浮潭,取桃花潭有 “三潭连珠”之称号。沿江数十里,两岸青山似簇,风光如画,“烟雾牵风鸣碎 玉,波头个个绾青螺”。五十年代,正在桃花潭上逛的陈村建坝建水电坐后,九里潭、罗浮潭均沉入承平湖 19 展品赏析 底。“三潭连珠”的美景,只能从历代文人留下的诗词中领略了,唯独桃花潭景色照旧。逢春日晴和时水 平如镜,清亮见底。潭西怪石挺拔,危阁飞峙;潭东倒是阡陌田畴,阔野平沙,一片粉墙黛瓦的平易近居, 掩映正在桃花烟柳丛中。此即翟村。 《[顺治]泾县志》[10]卷二舆地考载:“桃花潭 县西南九十里,艰深幽奇,有万村渡。唐李白别汪 伦有诗。潭岸垒玉墩、钓现台、彩虹冈,皆李白取豪士万巨饮逛题咏处。” 清咸丰七年泥活字本 《泾川水东翟氏谱》载唐李白 《桃花潭》诗:“李白乘舟将欲行,忽闻岸上踏 歌声。桃花潭水深千尺,不及汪伦送我情。”此即出名的李白古近体诗 《赠汪伦》。[11] 李白诗 《赠汪伦》做于何年?《李太白全集》卷三十五所载 (宋)薛仲邕编集(清)王琦订补《李 太白年谱》未言。笔者认为:李白陷唐永王李璘事前后曾数至安徽宣城等处逛历山川,此为唐天宝、上 元年间事,故此诗当做于李白五十四岁之后,做于坐事之前之天宝末年可能性更大。此说取桃花潭相关 李白、汪伦的传说亦吻合。 翟氏 《桃花潭图》中只见 “龙潭渡”和“东园渡”,没有 “万村渡”。李白诗里也只提汪伦,没说万 巨。其实水东翟村取万村隔潭邻接而居,行文有异只是角度分歧。如明钱德洪 《月夜逛万村潭》诗即言 万村潭亦有垒玉墩:“石窟喷做毬,岩深箫鼓出中流。山头月出波心见,垒玉墩边放小舟。”[12] 宋徐璹 (从簿)《桃花潭》诗:“红英狼籍拂渔舟,仙客昔时到此逛。今日踏歌人不见,碧波无语自 东流。”[13]诗中 “狼籍”应为 “狼藉”。“仙客”即指李白。 宋叶清臣 《桃花潭》诗:“绿水汇澄流,芳林间幽石。红蕤纷似绮,喷鼻草滋逾碧。风止菱鉴朝,鹭乱 朱霞夕。仿佛避秦人,临波迟归客。”[14]诗中 “逾”应为“愈”。末句当指陶渊明《桃花源记》事。 以上两诗当为较早之实地和诗。 明陆子高 (泾邑人)《桃花潭》诗:“万树芳红眩陆离,一篙新绿漾波纹。踏歌岸上汪伦酒,赠别舟 中李白诗。沙暖忘枕幽鸟乐,雨喷鼻收钓鱖鱼肥。问津客有沉来约,莫待枝头锦片飞。”[15] 明臣 (扬州人,副使)《望桃花潭》诗:“桃花潭水近陵阳,潭上春风满石梁。流水不随仙客去, 秦人何须渡三湘。”[16]陵阳,即陵阳镇,是安徽省青阳县的南大门,南边取黄山市和石台县相邻。诗中 末两句别离指李白和避秦乱居桃花源中人。 明王时可 (泾邑人,太学生)《逛桃花潭》诗:“夹岸芳菲万树新,澄潭喷鼻浸武陵春。扁舟别思千峰 下,处士歌声一水滨。频醉自应忘从客,淡交胜似饮醪醇。青莲幽迹仍然正在,无复其时花笑人。”[17]此 诗感慨唐李白和汪伦正在桃花潭歌咏之事。“处士”即村人汪伦。李白号青莲。 清翟赐履 《桃花潭》诗:“水寺烟村两岸悬,春风犹是踏歌天。不须更种桃花树,四处行舟忆谪仙。” [18] 清翟思晊 《桃花潭怀古》诗:“桃花潭上春景好,春日潭边花发早。松寮石壁迴掩映,彩虹碧霄森怀 抱。风流澹荡谪,伊昔颠末恣切磋。轻舟溯流出狂歌,千载闻者皆绝倒。悠悠浮云山川间,萋萋野 渡落日草。不见桃花映春风,往来人问青莲道。”[19] 以上翟赐履诗中 “两岸”当指桃花潭两岸。翟思晊诗中 “石壁”即石壁山,“彩虹”指彩虹冈。“往 来人问青莲道”,此指清乾隆时来桃花潭寻迹问古的文人骚人即川流不息。由此两诗可见桃花潭村人的李 白情结颇沉。 20 展品赏析 清翟景柱 《桃花潭闲眺》诗:“散步空潭上,春云树杪扶。问红桃未放,采绿柳方苏。岸曲危樯系, 山深细雨濡。新愁谁共遣,交往羡飞凫。”[20] 清费密[21]《翟村》诗,其一:“二客乘秋艇,翩然过古村。不缘丧家久,胜地是断魂。水族甘鱼蟹, 山居长子孙。其中忘,交往翟公门。”其二:“更欲求佳处,何能胜此山?田园当画里,婚嫁远。 灌口峰千叠,彭门水一湾。江南无屋住,吾意亦须还。”[22] 清洪理顺[23]《桃花潭》诗:“秋高月下浅沙行,溯击波光月有声。我忆桃花花不见,孤舟一往独移 情。”[24]此为和李白 《赠汪伦》诗。 清袁珍[25]《桃花潭怀古》诗:“李白乘舟去,汪伦不再来。桃花临断岸,浅笑向谁开?潭影松千尺, 山光酒一杯。只今云雾里,空有鹤盘桓。”[26] 清徐纂益[27]《怀桃潭诸君》诗:“秋水城边树半红,秋山一片暮烟中。倚楼知是谁家笛?匝月离情 寄远鸿。”[28] 清张士铉[29]《逛桃花潭》诗:“踏歌堤尚正在,别浦难通。云窟苍波里,春帆细雨中。遥临千尺静, 环瞩四天空。相约桃花放,扁舟载酒同。”[30] 清查士骥 《桃潭怀古》诗:“晚来寻胜碧霞天,九里烟花吊谪仙。两岸歌声咽危石,春花秋草自韶华。” [31] 清释能一[32]《晚过桃花潭》诗:“桃潭十里野云闲,几所亭台暮色间。鸟趁夕阳归远树,僧随明月 上空山。踏歌孤单人何处?流水潺潺去不还。最是高卑村苦,强携蜡屐叩松关。”[33] 现实上,唐李白取汪伦诗酒往来中还有其他诗做: 《过汪氏别业二首》: “逛山谁可逛?子明取浮丘。叠岭碍河汉,连峰横斗牛。汪生面北阜,池馆清且幽。我来感意气, 搥炰列珍羞。扫石待归月,开池涨寒流。酒酣益爽气,为乐不知秋。” 其二: “畴昔未识君,知君好贤才。随山起馆宇,凿石营池台。星火蒲月中,景风从南来。数枝石榴发, 一丈荷花开。恨不妥此时,相过醉金罍。我行值木落,月苦清猿哀。长夜达五更,吴歈送琼杯。酒酣欲 起舞,四座歌相催。日出近海明,轩车且盘桓。更逛龙潭去,枕石拂莓苔。”[34] 取上述诗文相关的一段斑斓传说是如许的: 唐天宝年间,泾县县令汪伦得知大诗人李白正客居南陵叔父李冰阳家,欣喜万分,想邀其来泾川别 业一聚,其老友豪士万巨给他支招,修书一封曰:先生好逛乎?此地有十里桃花;先生好酒乎?这里有 万家酒店。终身好入名山逛、斗酒诗百篇的李然应邀而来,及至,汪伦据实以告:桃花者,潭水名 也;万家者,酒家姓氏也。李白听后大笑不止,欣然留了下来。正在他看来,汪伦的热情胜似 “十里桃花”, 万巨的实诚堪比 “万家酒店”。这是任何绝妙的天然风光和再多的琼浆好菜也无法对比的。正在桃花潭,李 白取汪伦诗酒唱和,留连忘返。临别时正在踏歌古岸,李白题下 《赠汪伦》这首千古绝唱。此故事清袁枚 《随园诗话》补遗卷六有完整记录。[35] 《[嘉庆]泾县志》卷十一奇迹载:“万家楼正在桃花潭畔。今废。相传李白慕万家酒楼来此,村人汪伦 酝琼浆以待之。” 21 展品赏析 但《[嘉庆]泾县志》所列汉唐以来千余县令姓名取正在任年份,却无汪伦的名字。[36]李白为朋友题 诗,往往曲书其,而《赠汪伦》则无。他逛桃花潭时写的另两首诗 《过汪氏别业》中,有“汪生面 北阜”句,称汪伦为 “汪生”,也表白汪伦其时并无。但从他建筑精美的别业 “池馆清且幽”、“随山 起馆宇,凿石营池台”看,绝非通俗 “村人”,至多是家业殷实、知书识礼的大户人家,或是清出名学者 袁枚 《随园诗话》中所称的 “豪士”。 2.钓现台 《桃花潭》图中题 “吊现台”,误。 《[嘉庆]泾县志》卷十一奇迹载:“钓现台正在县西桃花潭。……翟尚书故迹。今废。近翟子高、翟叔 周于台畔新建谪仙楼,祀李白。”同卷又载:“翟尚书宅正在桃花潭。……晋汉间吏部尚书酭,字子超, 占籍泾县水东。明初,遭洪水冲去尚书府及平易近房七十二宅。今不成考矣。” 明翟廷招 《独坐钓现台》诗:“蓬菖人垂竿处,孤筇正耐攀。乍临千尺水,还恋四围山。林籁风前渡, 沙禽人外闲。幽情谁取共?缥缈白云间。”[37]筇,一种竹,实心,节高,宜于做手杖。 清翟斗生 (字乾若)《钓现台正在桃花潭畔》诗:“多事羊裘子,姓名留滩水。汉能遂其高,客星危甚 矣!超然似此台,遗构谁者始?但许识钓徒,终不示居里。遥遥去冥鸿,想像难以指。长此揖清风,高 山勤仰止。”[38]据此诗,可知至清咸康年间,水东村翟氏已有人不知钓现台为谁所建。 3.彩虹冈 彩虹岗亭于桃花潭西岸,垒玉墩的南面,并取垒玉墩隔着一道小溪。每逢雨后初霁,岗上即横跨一 道彩虹,峭壁生辉,故得名 “彩虹岗”。岗临水处皆是悬崖,崖纹似皋比龙颜,实为稀有。 明钱德洪 《彩虹冈》诗:“松辽隔潭水,跨脚蹑高峰。举手招仙子,崖头挂彩虹。”[39]此中 “松辽” 应为 “松寮”,即松寮山,亦为桃花潭畔一景。拜见下文 “石壁山”。 清吴襄 《翟非熊置酒招逛彩虹冈诸胜》诗:“仆人多雅癖,好客复好诗。一橹曳晴浪,去去苍崖奇。 我亦烟波人,十年慰调饥。数鱼耽潭静,濯脚爱波漪。港分流更曲,含蓄通前湄。汲泉得玉乳,石脉谁 能知?”[40]清翟大程编纂 《桃花潭文征》(清光绪三十年泾川翟氏沉刻本)卷五所载此诗末有注云:“二 水山房侧有胡家井,水甚清冽。” 4.垒玉墩 即《桃花潭》图中题 “垒玉”者。 明钱德洪 《垒玉墩》诗:“闲岁月,垒玉砌成墩。我亦千年客,溪声月下闻。”[41] 明翟台 《罗浮晚眺有怀》诗:“家住水之东,澄潭百尺藏鱼龙。披崖日坐望丹丘,罗浮飘荡涵晴 空。乘兴放舟垒玉墩,盘松怪石激天风。盘桓孤啸若为邻,赋诗把酒思谪仙。谪仙一去数千载,桃花翠 壁自仍然。古来好汉不成羁,世态风浪倏变化。何如东冥水,此潺湲有怀,有怀返归棹,潇潇夕照 满平川。”[42] 明罗汝芳 《书垒玉墩》诗:“青阳殊物候,驾言历沧洲。睠此如美女,室是春江头。沂逛往从之,曲 曲澄潭幽。绯桃映彩虹,清波浸山楼。云昔李太白,骑鲸亦兹留。挥毫落崖端,锵玉鸣仙呕。天风激潭 水,鲛人昼生愁。我来千载后,模糊疑相求。云光闪霓旌,默焉心为谋。九有既尘幻,万品徒纷摎。愿 言共明德,热情事遐修。朗无垠,谷音永相投。”[43]《泾川水东翟氏谱》(清咸丰七年泥活字印 22 展品赏析 本)和《[顺治]泾县志》均录此诗。骑鲸,古时有李白骑鲸的传说。鲛人,鱼尾人身,谓人鱼之灵 异者。中国古代典籍中记录的鲛人便是中的佳丽鱼。诗中 “清波浸山楼”,《[顺治]泾县志》本 做“清波浸山头”,似《泾川水东翟氏谱》本佳。“万品徒纷摎”,《[顺治]泾县志》本做 “万品徒纷樛”。 “摎”和“樛”均有“纠结”之义。两字同音同义,两本均可,似“摎”字稍宜。 清赵青藜 《垒玉仙墩》诗:“几时沉看一星圆,大半磷磷落水边。活跃朝气疏褊性,峥嵘古岸驻逛仙 (原注:墩取古岸隔河相对)。围垣岂必人贪至,剖酝还销雪满颠。若数前因绵岁月,线]此中 “磷磷”,当为 “嶙嶙”,山石堆叠不服状。“古岸”即版画中 “踏歌古岸”,亦即李白闻歌之处, 取垒玉墩隔潭相望。 5.书版石 即图中题 “书板”处。 垒玉墩下有一段页岩,一层层划一的岩石如书斜搁于书架一般,成堆成叠,任风吹浪打,岿然不动, 村人呼为 “书版石”。不知何人写就的宏篇巨著,遗留正在潭边成为一景。大概里面记实了千百年的故事, 若谁有缘能解读这部奥秘,定会收获颇丰。[45] 6.石壁山 《[康熙]宁国府志》卷五山水第三十叶反面:“桃花潭 (泾)县西南九十里,艰深幽远,现流所集。 唐汪伦、万巨皆于此从李白逛。上流有万村潭。潭东岸即水东石川,有三石绵亘潭上,一名钓现台,一 名彩虹冈,一名垒玉墩,总名石壁山,皆其时逛咏处也。李有 《别汪伦》并题石壁诗。别载。石壁尽处 为万村渡。”[46] 《[顺治]泾县志》卷二舆地考第六叶反面:“石壁山 (泾)县西百里,山皆石,壁立如屋庐。李白 有诗。”[47] 《[嘉庆]泾县志》卷二山川载:“石壁山,正在丹山南,西接承平逛山,距县西八十里。” 文后原注云: “按石壁山蜿蜒十余里,列岫如屏,通谓之玉屏山。” 唐李白 《石壁山》:“石壁望松辽,宛然正在碧霄。安得五彩虹,驾天做长桥。如爱我,举手来相 召。”[48] 此诗 《泾川水东翟氏谱》(清咸丰七年泥活字印本)和(清)王琦辑注 《李太白全集》均收录,然 二本差别甚大。全集本此诗落款做 《焦山望松寥山》,松寥山则正在江苏镇江府,首句为 “石壁望松寥”。 谱本首句有 “松辽”,当为 “松寮”,即为桃花潭畔松寮山。末句两本亦有异,谱本做 “举手来相召”, 全集本 “举手来相招”。李白人称谪,当是 “举手来相招”为宜。然此诗指向,是松寥山仍是松寮山, 惟请太白现身,方可平息不合。笔者认为全集所收之诗比力接近现实。如《[嘉庆]泾县志》的纂修者对 “松寮山说”都不敢全信。 《[嘉庆]泾县志》卷二山川载:“松寮山,正在蒋公岭东。昔有松寮。今废。明末,陈名夏取里人翟翼 为厚交,曾寓此。”文后原注云:“按此山恐亦因太白诗 ‘石壁望松寮’附会。” 《[嘉庆]泾县志》卷三十一词赋正在李白 《石壁山》诗后原注云:“按《白集》此诗题做 《焦山望寥山》。 以旧志所收,海洋之神网址,姑存之。”《李太白全集》录此诗落款做 《焦山望松寥山》。 如斯诗坛公案,正在未水落石出之前,不妨各自觉挥本人的想象和钩沉能力,倒也可使人出色纷 23 展品赏析 呈。如下诗除模糊道出做者的迷惑之外还给我们带来美的享受: 清徐纂益 《石壁山》诗:“谪仙不成见,谁上石壁山?绝顶每天霁,白云出其间。缘崖访遗址,险折 苍苔斑。下俯百尺潭,倒影流潺潺。素书閟灵洞,鸾鹤翔烟寰。缅波再来人,一往能逃攀。陵阳亦可邈, 炎热历更难。今兹惬所适,讵复怀松关。境穷故深切,林际逗半环。微闻发清啸,前樵夫还。”[49] 7.浚清阁 明翟台赋 《浚清阁》诗云:“见说浚清阁,凭虚俯碧流。文光浮异代,仙子纵双眸。东望麻溪月,西 连石壁秋。遗踪何杳杳,犹有慰新愁。”[50]麻溪,为桃花潭上逛主流之一。石壁,即指石壁山。遗踪, 指李白遗址。 明嘉靖四十一年 (1562)正月,翟台撰 《族谱引》又云:“闻长者传之前辈云,宋太祖建隆元年 (960), 有府教公讳阳者,才秀仁德,廉节现操,诏拜公为府教,而设庠序。后建阁于水东,名浚清阁,取翟尚 书吊现亭相对。迹今矣。”[51]庠序,泛指学校。殷代叫庠,周代叫序。 由翟台 《族谱引》可知,浚清阁至明嘉靖时已荡然。清咸丰七年泥活字沉印本 (明)翟台纂修 《泾川水东翟氏谱》所冠 《桃花潭图》描画的浚清阁当属翟氏后人沉建。 此《[嘉庆]泾县志》卷十一奇迹之记录可证:“浚清阁正在县西桃花潭水。宋府教翟阳建。久废。今沉 建。” 8.踏歌古岸 现今,穿过翟村,桃花潭边建有吊挂著 “踏歌岸阁”匾额的二层阁楼,登阁远眺,对岸相传李白饮 酒赋诗的 “垒玉墩”、“书版石”(即图中 “书板”处)等景点尽收眼底,“层岩衍曲,回湍清深”,“清泠 洁白,烟波无际”。峭岩上古藤缀拂,烟雾缭绕,向阳夕晕,山光水色,尤显旖旎。阁中木雕画屏上,记 述昔时李白逛桃花潭履历,刀法细腻,秉承了徽雕保守身手,个中人物绘声绘色,呼之欲出。此阁建于 明朝。 9.竹林禅院 《[道光]泾县续志》[52]卷一寺不雅载:“竹林寺正在县西八十里玉屏山麓,鱼龙潭上,翟氏共建。寺前 有石门,下有平磴,老树蕯葱,可列樽饮。江浦吴梦极现居于此,以字易米,识者珍之。”[53] 玉屏山, 即石壁山。 10.东园渡 因东园渡就正在踏歌古岸,故明清文人所言桃花古渡次要是指东园渡。 明翟文槚 《桃花古渡》诗:“芳名不独擅桃花,野渡风光入望赊。十里绿杨俱浸水,一溪红蓼半浮霞。 中流鸥狎随渔艇,隔岸人喧卖酒家。日莫怆然怀李白,多情千载迟仙槎。”[54]赊:长,远。红蓼,别号 狗尾巴花。一年生大型草本,株高 1-3 米。花序顶生或腋生,柔嫩下垂如穗状,小花粉红或玫瑰红色。 长于草坪、湖边等处的红蓼开花时,一片粉红,十分动听。莫,暮的字。 明翟廷佾 《逛东园八景·桃花古渡 (桃源忆故人)》词:“临皋遥忆青莲李,胜迹未随流水,洲上杜 蘅芳芷,想得还类似。 落日渡口歌声起,回顾旧垆无几,为问汪伦遗址,桃花里。”[55]杜蘅,杜 若蘅芜的简称,一种喷鼻草。垆,酒店里安放酒瓮的土台子,借指酒店。 清赵时可[56]《桃花渡》诗:“古渡依山岸,空潭忆落霞。漂荡逐客地,黯淡故人家。行静移舟晚, 24 展品赏析 风寒送日斜。至今轻薄水,不敢问桃花。”[57]诗满意境凄深,不忍卒读。 清周虬 (字苍泉)《桃花潭送客》诗:“桃花潭水碧如油,拥石驱沙带箭流。千树垂杨萦两岸,也难 绊住木兰舟。”[58] 《[嘉庆]泾县志》卷二津渡载:“……又西曰东园渡……国朝嘉庆五年 (1800),里人翟永课捐修大 小二船以济。”后附清嘉庆五年翟绳祖撰 《东园渡志》云:“(翟永课)大小两船,并给司渡人食用费 银捌拾两。因言此事须有专款,方能持久。慨将自置湾沚市房计价壹仟壹佰壹拾两帮入祠,岁入租银 为济渡永久之资。” 现桃花潭边仍有摆渡小舟,交往工具两岸。船家为再现古风,仍用竹篙、木桨。此即图中 “东园渡” 的处所,相传即是唐汪伦踏歌送别李白的处所。 由上可见,桃花潭如斯清幽山川,引得无数文人骚人赋诗吟诵,占尽千古风流。 细心的读者可能会发觉以上诗文所述的各景点东位有不分歧之处。由于青弋江流经桃花潭镇时, 大致呈现工具,且有盘曲,犹如横躺的 S 形,故翟村位于水东,垒玉墩、钓现台、采虹冈等位于水 西,但不是规范的东南西北;所以也有些文献由于论述角度和习惯的分歧存正在相反的说法,如《[康熙] 宁国府志》卷五即载 “桃花潭……东岸即水东石川,有三石绵亘潭上”之说,其因亦即如斯。别的取桃 花潭两岸均有翟氏栖身也相关系。如《[嘉庆]泾县志》卷十一奇迹载:“翟进士宅有二,一正在桃花潭东, 一正在桃花潭西。正在潭东者翟翼居。潭西者翟文术居。” 有道是,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丰衣脚食心地纯。 钱德洪所撰 《泾邑水东翟氏谱序》亦云:“嘉靖甲寅 (三十三年1554),予取宁国同志于水西, [59]正在酒保数百人,而翟氏后辈三居其一焉。是年,予逛水东,沿溪踏花,恍疑入武陵探桃源,忽自忘 其归也。长者相送者百十辈,楚楚冠服,秩秩礼容。予顾而乐之。诸或泛舟,或和歌,或清啸, 以娱父兄之乐。夜则会宿一堂,津津问学。予叹曰:‘山水憨厚未散。此隆古之治也。’” 此种楚楚秩秩的桃花源风气正在水东翟氏家谱中到处可见。 如《泾川水东翟氏谱》卷二载:“佑公,邑增生,字启人,号西源,生于万历己未 (四十七年1619) 九月初二酉时……卒于康熙庚午 (二十九年1690)十月二十四亥时。……公孝友备至,学行兼优,多成 后学,至今人之。” 同卷二又载:“文纪公,字叔周,生于崇祯己卯 (十二年1639)九月十九子时……卒于康熙戊戌 (五 十七年 1718)九月十五寅时。……公奸诈醇笃,轻荣利,乐恬退,以泉石山川自娱。乡里推为硕德万孺 人家。” 我们再由人及景,且看:桃花潭水光潋艳,碧波涵空。潭岸怪石耸立,古树青藤纷披,春季绿稻如 毡,桃花似火如霞,飞阁危楼模糊此中,犹如洞天福地,又疑武陵人家。若驾一叶扁舟泛逛其上,一篙 新绿,几声欸乃,微波波纹,轻烟葱翠,脚见 “千尺潭光九里烟,桃花如雨柳如绵”。泾川水东翟氏实是 皇天眷顾,尽得天时人地相宜,画里人家,相得益彰。 影响长远的李白桃花潭题诗,后世接踵而行逛而赋诗者甚众,本文仅略举其大要且取图中签名景不雅 相关者,然未至泾川桃花潭而和之者却不多见。据笔者所知,自宋代即有如斯和诗者。 宋胡瑗 (993-1059),字翼之,泰州如皋人 (今江苏如皋),因世居陕西安靖堡,世称安靖先生。 25 展品赏析 以太常博士致仕。曾慕李白诗名,逛旌德县之石壁胜境而做 《石壁》诗。全诗如下: “序云:余尝览李翰林 《题泾川汪伦别业》二章,其词飘逸,欲属和之。今十月,改过安历旌德, 而仙尉曾公望同逛。石壁,盖胜境也。奇峰对耸,清溪中流,出半峰,佳秀可爱。传说风闻新建汪公所居 不远。掩映溪岫,率类于此。且欲寻访,迫暮不获。因思旌川即泾川接境也,而幽胜过之,汪公亦伦之 别派也,而儒雅胜之,岂可使讽咏不及于古乎?辄成一首,题于汪公屋壁。虽不及藻饰佳境比肩英流, 庶俾谪仙之诗不独专美。 李白好溪山,浩大旌川逛。题诗汪氏壁,声动桃花洲。英辞逸无继,尔来三百秋。 汪公益蕃衍,枝冠南州。其间新建居,林泉最清幽。竹声满道院,山光入书楼。 仙气既飘飘,儒风亦优优。子孙多俊异,词行咸精修。我来至石壁,赏之不克不及休。 酣味碧溪水,若饮黄金瓯。因羡汪君居,复思汪君投。遇景清兴发,浩取天云浮。 斐章异绣叚,洒翰非银钩。庶取谪仙诗,千古同风流!”[60] 诗做虽不如李白诗隽永精约,浑然天成,却也是桃花潭李白题诗的一段境外美谈。 (本文承蒙郝瑞平先生供给帮帮,特称谢忱!) 正文正文: 正文正文 1.清咸丰七年(1857),已是八十三岁的翟金生 (字西园)命孙子翟家祥操纵便宜的泥活字付梓了明嘉靖年间翟台纂 修的 《泾川水东翟氏谱》不分卷,半叶十行,行二十七字,摆布双边,白口,黑单鱼尾,半框尺寸纵 25.2×14 厘 米。翟台为明嘉靖三十八年 (1559)进士。国度藏书楼、安徽省藏书楼等藏。 2.钱德洪(1496-1574 年),初名宽,字洪甫,因避先世讳,以字行,尝读 《易》于灵绪山中,人称绪山先生。余姚(今 属浙江)人。嘉靖十-年(1532)进士。 3.钱德洪撰 《泾邑水东翟氏谱序》载(明)翟台纂修 《泾川水东翟氏谱》(清咸丰七年泥活字印本)。 4.潘晟,明浙江新昌人,字思明,号水帘。明嘉靖二十年 (1541)进士(榜眼)。张居正弟子。累官至礼部尚书。 5.潘晟撰 《泾川翟氏谱序》载(明)翟台纂修 《泾川水东翟氏谱》(清咸丰七年泥活字印本)。 6.(清)李德淦修;(清)响亮吉纂 《[嘉庆]泾县志》三十二卷卷首一卷,清嘉庆十一年 (1806)刻本。国度藏书楼等 藏。 7.赵青藜,字然乙,号星阁。官山东道监察御史。 8.此诗载于 《[嘉庆]泾县志》卷三十二词赋。 9.(汉)刘向撰;(明)汪□增辑;(明)仇英画图 《列女传》十六卷,明万历汪氏刻清乾隆四十四年 (1779)鲍氏 知不脚斋印本。国度藏书楼藏。 10.(清)习全史修;(清)王云龙纂 《[顺治]泾县志》十二卷,清顺治刻康熙增修本。国度藏书楼藏。 11.此诗亦载 (清)王琦辑注《李太白全集》(中华书局 1977年版)卷十二。集中有注四条:杨齐贤曰:白逛泾县桃 花潭,村人汪伦常酝琼浆以待白。伦之裔孙至今宝其诗。按《通鉴 ·唐纪》:阎知微为虏踏歌。胡三省注:踏歌者, 连手而歌,踏地认为节也。《一统志》:桃花潭,正在宁国府泾县西南一百里,深不成测。唐汝询曰:伦,一村人耳, 何亲于白?既酝酒以候之,复临行以祖之,情固超俗矣。太白于景切情实处,信手拈出,所以绝调千古。 12.此诗载于清咸丰七年泥活字本 《泾川水东翟氏谱》。 13.此诗载于 《[顺治]泾县志》(清顺治刻康熙增修本)卷十一艺文考,亦见于《[康熙]宁国府志》(清康熙十三年刻 本,国度藏书楼藏)卷二十八。 14.此诗载于 《[顺治]泾县志》(清顺治刻康熙增修本)卷十一艺文考,亦见于 《[康熙]宁国府志》(清康熙十三年刻 本)卷二十八。 15.此诗载于 《[顺治]泾县志》(清顺治刻康熙增修本)卷十一艺文考,亦见于 《[康熙]宁国府志》(清康熙十三年刻 本)卷二十八。诗中 “枕”字,正在《[康熙]宁国府志》(清康熙十三年刻本)中为 “机”字。 26 展品赏析 16.此诗载于 《[顺治]泾县志》(清顺治刻康熙增修本)卷十一艺文考,亦见于 《[康熙]宁国府志》(清康熙十三年刻 本)卷二十八。清翟大程编纂 《桃花潭文征》(清光绪三十年泾川翟氏沉刻本,国度藏书楼藏)卷六亦载此诗,题为 《题桃花潭》。 17.此诗载于 《[顺治]泾县志》(清顺治刻康熙增修本)卷十一艺文考,亦见于 《[康熙]宁国府志》(清康熙十三年刻 本)卷二十八。 18.《[嘉庆]泾县志》卷三十二亦载此诗,并载:翟赐履,字非熊。诸生。是清乾隆时宏儒硕学的学者,撰有 《桃花 潭记》。 19.以上两诗载于 (明)翟台纂修,(清)翟思屺校,(清)翟等查核续增 《泾川水东翟氏谱》(清乾隆三十二 年刻本)卷四。 20.此诗载于 (明)翟台纂修,(清)翟思屺校,(清)翟等查核续增 《泾川水东翟氏谱》(清乾隆三十二年刻 本)卷四。翟景柱此诗除描述桃花潭景色外,还包含着几许淡淡的愁思。笔者认为他未就,英年早逝,以郡学 生终身,致使未续成 《泾川水东翟氏谱》,是其心中之痛。诸目均将翟景柱著录为 《泾川水东翟氏谱》(清乾隆 三十二年刻本)纂修者之首,现实并非如斯。此谱卷三第三十六叶载:“景柱,字里三,号省斋,生于雍正癸卯 (元 年 1723)八月二十七亥时……卒于乾隆乙酉 (三十年1765)九月十八未时。”常年仅43 岁。清乾隆二十八年 (1763), 翟景柱撰 《支谱引》云:“予窃忧其丁散户分而未有辨也,欲继起而修明之,又恐无人克胜其任也。谱其另有待乎? 因思溯我七世祖西岩公以下十一传别为支谱,垂诸后昆,窃有志焉,而未之逮耳。岁癸未 (乾隆二十八年)冬,侄 思昂挟所手录 《支谱稿》一卷示予。云曰:思屺所校。自七世而下十一传以上编列颇详……不由大喜,曰:此实支 谱良规,脚以佐予之不逮也。”清乾隆三十二年 (1767),翟撰 《支谱引》载:“乙酉 (乾隆三十年1765)秋,予 长男景柱卒,检其遗稿,见有我七世祖西岩公 《支谱引》一篇,思屺手录 《支谱稿》一卷。予既疾苦,……随取其 稿,商之诸侄,一一查核……间有出本人意者必加 ‘续增’两字。”此两篇 《支谱引》意义是,此支谱 (即清乾隆三 十二年刻 《泾川水东翟氏谱》)为翟思屺校,翟等查核续增,翟景柱除撰 《支谱引》外,并未现实纂修支谱。 (清)翟大程编纂《桃花潭文征》(清光绪三十年泾川翟氏沉刻本)卷三所载 “景柱公……尝劝其卑人辑支谱以笃 谊,学务根柢刊浮华,场屋屡荐不售,年未四十卒”亦可证之。场屋,指科举测验之处。卑人,对父母的敬称。此 处指其父亲翟。然言 “年未四十卒”,有误。 21.费密 (1623-1699),字此度,号燕峰,成都新繁人,生于明末清初,遭遇离乱,履历干戈,后移家陕西、江苏等 地。他广结文友,潜心著作,传授生徒,为清初出名学者、诗人和思惟家。 22.此两诗载于 《[嘉庆]泾县志》卷三十词赋。 23.洪理顺,字尔章,龙溪县人。清顺治十四年(1657)举人,瑞安知县。 24.此诗载于 《[嘉庆]泾县志》卷三十词赋。 25.袁珍,字子珍,宣城人。诸生。 26.此诗载于 《[嘉庆]泾县志》卷三十词赋。 27.徐纂益,字烈裘,宣城人。诸生。 28.此诗载于 《[嘉庆]泾县志》卷三十词赋。 29.张士铉,字鼎若,宣城人。贡生。 30.此诗载于 《[嘉庆]泾县志》卷三十词赋。 31.此诗载于 《[嘉庆]泾县志》卷三十二词赋。 32.释能一,字天水。 33.此诗载于 《[嘉庆]泾县志》卷三十二词赋。 34.此两诗载 (清)王琦辑注《李太白全集》(中华书局 1977年版)卷二十三。王琦注云:《列仙传》:陵阳子明上黄 山采五石脂,滚水而服之。《黄山图经》:黄帝取容成子、浮丘公合丹于此山,故有浮丘、容成诸峰。杜预 《左传注》: 畴昔,犹前日也。《书·尧典》:日永星火,以正仲夏。《史记 ·律书》:景风居南方。景者,言阳气道竟,故曰景风。 金罍,酒器也。歈,歌也。吴歈,犹言吴曲。轩车,套着四匹马的高盖车。 35.清袁枚 《随园诗话》补遗卷六第十节所载如下:“唐时汪伦者,泾川豪士也,闻李白将至,修书送之,诡云:‘先 27 展品赏析 生好逛乎?此地有十里桃花。先生好饮乎?此地有万家酒店。’李欣然至。乃告云:‘桃花者,潭水名也,并无桃花。 万家者,店仆人姓万也,并无万家酒店。’李大笑。款留数日,赠名马八匹、官锦十端,而亲送之。李感其意,做《桃 花潭》绝句一首。”《随园诗话》十六卷补遗十卷,清同治八年 (1869)刻本。国度藏书楼藏。 36.《[嘉庆]泾县志》卷十三职官表载:唐泾县县令有汪士茂、李善、李孝偁、裴焊、裴丹、李涛六人,此中并无汪 伦。 37.此诗载 (清)翟大程编纂《桃花潭文征》(清光绪三十年泾川翟氏沉刻本)卷一。翟廷招,明万历七年(1579)举 人。 38.此诗载于 (明)翟台纂修,(清)翟思屺校,(清)翟等查核续增 《泾川水东翟氏谱》(清乾隆三十二年刻 本)卷四,亦见于 《[嘉庆]泾县志》卷三十二,题做 《钓现台》。 39.此诗载于 (明)翟台纂修《泾川水东翟氏谱》(清咸丰七年泥活字印本)。谱中题 “绪山先生”做。明刑部陕西 司清吏司员外郎钱德洪,人称绪山先生。 40.此诗载于 (明)翟台纂修,(清)翟思屺校,(清)翟等查核续增 《泾川水东翟氏谱》(清乾隆三十二年刻 本)卷四。 41.此诗载于 (明)翟台纂修《泾川水东翟氏谱》(清咸丰七年泥活字印本),亦见于 《[顺治]泾县志》(清顺治刻 康熙增修本)卷十一艺文考和 《[康熙]宁国府志》(清康熙十三年刻本)卷二十八。 42.此诗载于 (明)翟台纂修《泾川水东翟氏谱》(清咸丰七年泥活字印本)。 43.此诗载于 (明)翟台纂修《泾川水东翟氏谱》(清咸丰七年泥活字印本),亦见于 《[顺治]泾县志》(清顺治刻 康熙增修本)卷十一艺文考。 44.此诗载于 (明)翟台纂修,(清)翟思屺校,(清)翟等查核续增 《泾川水东翟氏谱》(清乾隆三十二年刻 本)卷四。 45.见《踏歌桃潭》,载于泾县旅逛局网页 / news/Show.asp?id=135 46.此诗载于 《[康熙]宁国府志》(清康熙十三年刻本)卷二十八。见注48。 47.此诗载于 《[顺治]泾县志》(清顺治刻康熙增修本)卷十一艺文考。见注48。 48.此诗载于 (明)翟台纂修《泾川水东翟氏谱》(清咸丰七年泥活字印本),亦见于 (清)王琦辑注《李太白全集》 (中华书局1977 年版)卷二十一。 49.此诗载于 《[嘉庆]泾县志》卷三十词赋。 50.此诗载于 (明)翟台纂修《泾川水东翟氏谱》(清咸丰七年泥活字印本)。 51.此《族谱引》载于 (明)翟台纂修《泾川水东翟氏谱》(清咸丰七年泥活字印本),亦见于 (明)翟台纂修,(清) 翟思屺校,(清)翟等查核续增 《泾川水东翟氏谱》(清乾隆三十二年刻本)卷一。 52.(清)阮文藻修;(清)赵懋曜等纂 《[道光]泾县续志》九卷,三年 (1914)泾县翟凤翔石印本。国度图书 馆等藏。 53.鱼龙潭,也称罗浮潭,位于安徽宣城泾县桃花潭上里许,现今大桥上至风洞处均是,最深处正在大小石取戏龙矶之 间,潭上有奇石峨崖,名戏龙矶。 54.此诗载 (清)翟大程编纂《桃花潭文征》(清光绪三十年泾川翟氏沉刻本)卷一。翟文槚,字子杖,明庠生。 55.此词载 (清)翟大程编纂《桃花潭文征》(清光绪三十年泾川翟氏沉刻本)卷一。 56.赵时可,字考叔。清康熙六年 (1667)进士。 57.此诗载于 《[嘉庆]泾县志》卷三十二词赋,亦见于宣城市处所志编纂委员会编 《宣城地域志:1988-2000》附录 三诗文选 (安徽省处所志丛书,合肥:黄山书社,2008)。 58.此诗载于 《[嘉庆]泾县志》卷三十二词赋。 59.水西书院正在泾县城西郊水西宝胜寺附近。明嘉靖三十一年(1552)督学御史黄洪毗、知府刘起、知县邱时庸等筹 建,初名水西精舍。清时,更名水西书院。为其时士子之所。后废。 60.此诗载于 《[康熙]宁国府志》(清康熙十三年刻本)卷二十八艺文二。曾公望,晋江人,于宋仁定康元年 (1040) 登进士第,官兵部郎中,特授金紫光禄医生。优优,即悠悠。瓯,杯。黄金瓯,犹指金色琼浆。叚,应为段,即缎。 28

  请盲目恪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律例,严禁发布、、的言论。用户名:验证码:匿名?颁发评论

  1.本坐不应用户上传的文档完整性,不预览、不比对内容而间接下载发生的问题本坐不予受理。
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