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ribo.com
www.7296.com > www.ribo.com >

诗经·兔罝全文_原文翻译_古诗文网

发布时间:2019-08-08   浏览次数:

  无可何如花落去,似曾了解燕归来。小园喷鼻径独盘桓。完美宋词三百首,宋词精选,初中古诗,伤春,惜时,抒怀,人生,孤村夕照残霞,轻烟老树寒鸦,一点飞鸿影下。青山绿水,白草红叶黄花。——元代·白朴《天净沙·秋》

  山反转展转不见君,雪上空留马行处。▲完美唐诗三百首,初中古诗,冬天,边塞,送别一曲新词酒一杯,客岁气候旧亭台。落日西下几时回?无可何如花落去,似曾了解燕归来。小园喷鼻径独盘桓。——宋代·晏殊《浣溪沙·一曲新词酒一杯》

  冬风卷地白草折,胡天八月即飞雪。忽如一夜春风来,千树万树梨花开。散入珠帘湿罗幕,狐裘不暖锦衾薄。将军角弓不得控,都护铁衣冷难着。(难着 一做:犹著)瀚海阑干百丈冰,愁云暗澹万里凝。中军置酒饮归客,胡琴琵琶取羌笛。纷纷暮雪下辕门,风掣红旗冻不翻。轮台东门送君去,去时雪满天山。山反转展转不见君,雪上空留马行处。——唐代·岑参《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》

  第一章:兴也。肃肃,整饬貌。罝,罟也。丁丁,椓杙声也。赳赳,武貌。干,盾也。干城,皆所以扞外而卫内者。化行俗美,贤才浩繁,虽罝兔之野人,而其才之可用犹如斯。故诗人因其所事以起兴而美之,而文王德化之盛,因可见矣。

  从诗中所咏看,打猎兵士围驱豺狼的环节场景还没有展开,就俄然跳向了对“赳赳武夫”的强烈热闹赞誉。但被跳过的打猎场景,其实是可由读者的丰硕想像来补脚的。《郑风·大叔予田》就曾描绘过“火烈具举,襢裼暴虎(袒胸手搏猛虎)”的惊险排场,以及“叔善射忌,又良御(车)忌,抑磬控忌(忽而勒马),抑纵送忌(忽而纵驰)”的逃猎猛兽情景。这些,都可正在本诗兴语的中缀处,或强烈热闹赞语的字行间想见。并且由猎手跳向“武夫”,由“兔罝”跳向“干城”,又同时正在打猎豺狼和沙场杀敌之间,实现了刹那间的时空大转换:这些正在日常平凡打猎中搏虎驱豹的健儿,一旦呈现正在捍卫国度的沙场之上,又将如何正在车毂交织、箭矢纷坠之际,挥戈击退来犯强敌,而巍然难摧如横耸的城墙!于是一股由衷的赞誉之情,便俄然充溢于诗人胸际,以至冲口而出,连连呼曰“赳赳武夫,公侯干城(好仇、腹心)”了。

  肃肃兔罝,椓之丁丁。(suō,suō,tù,jū)(zhuó,zhī,zhēng,zhēng)

  通过的阐发,我们感觉《毛诗序》、朱熹《诗集传》认为诗的宗旨是讲“后妃之化”、“(周)文王德化之盛”,实正在令人感应穿凿牵强,而欧阳修《诗本义》、方玉润《诗经原始》所持的“美武夫忠怯说”、“咏武夫田猎说”差为近之。(潘啸龙)[下一章][前往目次▲]

  将打桩设网的打猎者,取捍卫公侯的甲士联系起来,似乎也太高耸了些。但正在先秦时代,打猎本就是行军布阵、批示做和的“武事”之一。《周礼·大司马》曰:“中春,教振旅。司马以旗致平易近,平列陈(阵),如和之陈,辨鼓铎镯铙之用,……以教坐做、进退、疾徐、疏数之节,遂以蒐田(打猎)。”其他如“中夏”、“中秋”、“中冬”,亦各有“教茇舍(野外驻营)”、“教治兵”、“教大阅(检阅戎行的分析锻炼)”的练兵勾当,并取打猎连系正在一路进行。按孔子的注释就是:“以不教平易近和,是谓弃之。兵者凶事,不成空设,因蒐狩(打猎)而习之。”打猎既为武事,则赞誉公侯的卫士,偏从打桩设网的打猎“兴起”,也正正在情理之中了。

  现正在,一场严重的打猎就将起头。从首章的“肃肃兔罝,椓之丁丁”,到二章、三章的“施于中逵”、“施于中林”,虽皆为“兴语”,其实亦兼有曲赋其事的描绘之意。“兔”解为“兔子”自无不成,但指为“山君”似更得当。“周南”江汉之间,本就有呼虎为“於菟”的习惯。那么,这场打猎所要猎获的对象。就该是啸声震谷的斑斓猛虎了!正由于如斯,猎手们所布的“兔置”,结扎得非分特别慎密,埋下的网桩,也敲打得愈加安稳。“肃肃”,既无形容布网慎密之义,但从出没“中逵”、“中林”的浩繁打猎兵士说,不也同时表示着这支步队的“军容整肃”之貌?“丁丁”摹写敲击网“椓”的声响,从口、从密林四周交汇,今你感受到它们是那样恢宏,无力。而正在这恢宏无力的敲击声中,不又同时展现着打猎者振臂举锤的孔武身影?

  诗写得很骄傲。正在三章相叠的咏唱之中,这种骄傲也因了“干城”、“好仇”以致“腹心”的层层推进,而添加了一种精神焕发的夸耀意味。这对那些“公侯”来说,有这么一些孔武无力之士为其,当然是值得自矜的。但对于“春秋无义和”的阿谁时代来说,甘将一身技艺,售予公侯之家,而以充任他们的“腹心”为荣,就很难说是一件幸事了。《诗经》“国风”中另一些为离乡背井、久役不归或丧身异域,而咽泣、哀号和歌哭的诗做,也许更能透露:正在这种夸耀背后,还着如何一种泛博无际的悲哀。


友情链接